加载中...

女高怪谈重启:母校

主演:
金瑞亨,金贤秀,崔莉,权海骁
备注:
HD中字
类型:
恐怖片
导演:
MiYoungLee
年代:
2020
地区:
韩国
语言:
韩语
更新:
2021-07-15 23:29
简介:
...详细
六零五
观看帮助: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留言给我们,或者点击 报错 反馈。有的播放不了请多刷新几下试试。
相关恐怖片
女高怪谈重启:母校剧情简介
女高怪谈重启:母校影评

首发于公众号:霧風誌,欢迎关注!

《女高怪谈重启:母校》是韩国经典恐怖电影系列《女高怪谈》的最新之作,金瑞亨、金贤秀主演。讲述恩熙(金瑞亨饰)回到光州的高中母校任教,发现了女学生们被狼师班主任威胁、拍摄视频的秘密,但校长却只想息事宁人;同时恩熙深受过去的记忆困扰,似乎是高中时死去的好友宋齐燕“缠上”了她,恩熙逐渐陷入了混乱与疯狂······电影前半部分恐怖氛围较强,充斥着恐怖片的常规元素:阴风阵阵的学校夜晚、女学生上吊的厕所、废弃的仓库···渲染着鬼魅气氛。运用了大量的偷窥镜头,让片中人物感觉有人在窥视着她,产生心理的恐惧感。另一方面,也是观众正在偷偷窥探人物的私人生活。

值得一提的是这部电影的剪辑,是故意根据女主恩熙混乱的记忆和精神状态来重现,真假混在一起,留到结局也并未强调,有令人惊讶的小反转,属于细思极恐的结局类型。比起较为典型的恐怖片段,主要想讨论一下悬疑的部分,卢恩熙与宋齐燕的关系,齐燕是真实存在的人?还是恩熙臆想出的好朋友?看完电影,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恩熙因为精神错乱,把记忆中高中时期的自己和齐燕对换了。电影中段的回忆部分,上图画面中正对镜头的恩熙(其实是齐燕)不会弹吉他,让对方教她吉他。

下图正对镜头的齐燕(其实是恩熙)喜欢朋友的哥哥。电影开头我们就知道恩熙是有哥哥的。

当时看到这里完全没有怀疑,实际上两个女生是反过来的。

齐燕会弹吉他。恩熙有哥哥。记忆中两个女孩的对调,用意为何?

电影结合了韩国历史上的光州事件,1980年代5月18日开始,掌握军权的全斗焕下令镇压市民自发的运动,造成了大量平民、学生伤亡。所谓的镇压其实是士兵们对手无寸铁的普通人,进行的无差别杀戮等残酷暴行。

光州事件相关参照前阵子的韩剧《五月的青春》,还有一个比较小众的mv《悲伤约定》(池昌旭、朴宝英出演)。

在那样一个恐怖的背景下,恩熙与齐燕遇到了残暴的士兵,齐燕躲到教室讲台下,恩熙躲进了厕所。恩熙被破门而入的士兵摧残后,独自躺在地上。齐燕也被抓走了,讲台地下只剩下一张乐谱,卖炒年糕的老板娘目睹了卡车后面的一只手。被尖锐的凶器刺伤手背,是对强暴画面的隐晦表达;被揉成一团的乐谱,也隐喻着被摧残的少女。

讽刺的是,一个想帮助她们的男警卫,被一枪打死了。而同为女性的老师(校长)却无情地漠视了。恩熙太痛苦,心理无法接受受辱的事实,于是在潜意识中把自己和齐燕的形象对调了,认为受辱后死去的女生是自己的好朋友,而不是自己。按照画面给出的信息,齐燕被卡车带走了,而女老师根本没有过问齐燕如何,显然她不关心,很可能齐燕从此失踪了。据资料,实际上光州事件中有四百余人失踪。这里齐燕失踪的话,一点都不奇怪。就像《五月的青春》女主的尸骨也是失踪多年后才被挖出。恩熙去看的无名墓碑,我想可能指她自己。一直缠着恩熙,受辱后死亡的“女鬼”,不是齐燕,而是不能接受事实的恩熙自己。精神错乱的恩熙一边救女学生一边复仇。

我个人倾向,齐燕是真实存在过的人,被卡车带走成为失踪者。恩熙因为创伤过于严重,患上PTSD与精神分裂,把自己遭遇的恐怖想象成朋友的,因此表面上可以正常生活,但遇到刺激,比如狼师班主任、停车场士兵,都会激起她创伤的回忆。如果齐燕不存在,只是恩熙潜意识逃避痛苦所创造出的另一个人格,也能大致说得通。但会有2点不足。第一点,不会用两人“对换”当作最后反转,也就是最后恩熙和齐燕各自来到花园。这段意在交代“恩熙是齐燕、齐燕是恩熙”,如果是双重人格逻辑需要指向“恩熙是恩熙、齐燕也是恩熙”。这作为结尾很重要的片段,细微的逻辑关系差别让我更倾向两个女生都是真实存在的。另外一点就关系到影片的主题立意了。恩熙是光州事件幸存的受害者,创伤后无法重建生活导致精神问题、甚至走向犯罪的路;齐燕是光州事件中失踪的受害者,她曾经活过的事实仅仅以错乱的方式被记住,但也被更多人遗忘,仿佛不存在。在韩国,失踪者会被警方单纯地处理为离家出走,除非变成一具尸体被发现。因为无头男尸被发现,才会问罪,而根本不会过问没有尸体的齐燕。处理庞大的历史事件时,聚焦在某一两个人身上,去追寻她们存在过的轨迹,通过私人化的记述,再现历史的恐怖,是一个很好用的方法。同时也反映了遗留的种种恶性问题,包含对学生谘商不重视、把遭受性暴力的错怪在受害者身上······回归到这部恐怖片的主题:暴力。班主任的威胁视频,与光州惨案士兵的暴行,本质上都是强者对弱者施行的暴力,两者其实是一样的,透过恩熙与女高中生们的经历,把两者暴力的本质联系起来,这点其实是很有野心的。但,恐怖类型片究竟能否承受得住深刻而真实的题材?或许才是这部电影最大的质疑点。

其实影片的侧重点放在了前半部分,恐怖氛围下班主任与女学生们的事件,也算针砭时弊,令人想起n号房事件。《想知道真相》的节目在n号房那一期讲过,威胁拍摄视频的模式,是一种升级的连环杀人行为。以前杀人魔只能线下作案,如今进化成“线上杀人”。班主任威胁女学生拍摄视频并流传,而受害的班长表示,不想声张,说自己才19岁,还要继续生活。同为受害者的秀婧不堪其辱,选择了上吊,无声地对着镜子说出:再见。坚强的夏荣勇于说出来,但被老师们说成诬陷。最终加害者死亡,才能终结。其实都反映出,在亚洲文化中性仍然被当做难以启齿的事,就和被车撞一样的受害者,但性暴力受害者往往不愿意站出来,即使站出来也没有人要帮助她们,反而被泼一身污水。最后我想以《想知道真相》中的一句话作结:“不能忘记的是,争论的中心,不能把受害者放置其中,性暴力不是男女的情感问题,而是我们所有人都要一起根除的,针对弱者的强者施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