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这事有影无

主演:
内详
备注:
20200326
类型:
综艺节目
导演:
内详
年代:
2020
地区:
台湾
语言:
国语
更新:
2020-03-27 10:00
简介:
...详细
最快
观看帮助: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留言给我们,或者点击 报错 反馈。有的播放不了请多刷新几下试试。
相关综艺节目
这事有影无剧情简介
这事有影无影评

本片以《半日丢失》、《阿华》、《归还》、《直播日常》、《寻找KOKO》、《白夜》、《公交车的白色蝴蝶》、《尘埃落定的土被扬起》、《常愉》、《小院(potatoes)》十部影片所组成。 《半日丢失》本片以传统的线性叙述方式,将语言的功用削减至最低,仅通过镜头语言的流动来阐述人物之间的情感关系,而其核心的感情抒发点则是在给孩子买烤鸡的时候所插入的那首《世上只有妈妈好》以及片尾男女(应该是小孩的父母)之间的争吵则是以“那你告警察去呀!”“我告我妈去”的幼稚对话来集中体现“母与子之间的情感联结”,而半日丢失则是片中孩子的半日丢失。在片中的家庭构型中,孩子成了最无辜的受害者,孤独地等待、徘徊、游移于家庭之外,并由此来阐述作者对于孩子的一种母性关怀,更类似于弗洛伊德主义中的“母腹理论”,而这种母性关怀则是以结尾的“回娘家”升至极点——让每一个孩子都能找到心灵的栖息之所。 《阿华》本片则是与《半日丢失》一样,取主旨于前弗洛伊德主义,以皮格马利翁效应为核心讲述了一个迷恋假人模特的拾荒者阿华。在片中阿华不停地穿梭在虚拟女子与假人模特之中,但他却始终没有与虚拟女子发生任何性幻想,除了阿华想要脱下虚拟女子的裤子,但最终他还是扣上了她裤子的纽扣。阿华与虚拟女子之间的关系发于情、止于礼,从这种纯洁的情感依赖关系上来看,本片的主旨并非是但就一个皮格马利翁模型进行反复地描摹,而是关注于阿华的另一个边缘身份——拾荒者。他处于社会边缘群体之内,其压抑的情感(从其掌㧽假人模特以及如情人般触摸假人模特中可以看出)难以被公众所关注,只好通过这种“病态”的方式来释放,而本片也同样意指于复现社会边缘人群的艰难生活处境。 《归还》则有传统的中国文化气息,从其飘摇的白烛以及女子幽灵般的睡裙中就可以看出,片中所述的是一位失去女儿的单亲父亲,在女儿死后的挣扎与压抑。片中的女儿不仅是已然逝去的亡魂,同样也是父亲唯一的情感寄托,本片中如同幽灵般游移的角色身位,如同舞剧般以其动感来描摹出父亲心中的彷徨与无助,而结尾作者并没有落入俗套,为父亲找到解脱的方式,而是以一种悲情的抚摸来结束全片,更使其角色成为了真真切切的人,一个落入应急性创伤后遗症的无助的人的形象。而这也是本片的人本主义思想的体现。 《直播日常》本片是十个单元中最为浅显的单元之一。本片以一名真实身份(印刷厂女工)与虚拟身份(网红女主播)落差极大的珊珊的形象,通过伪纪实的拍摄手法,直观地展现了网络时代,那些为了搏求关注度而变得愈加疯狂的“主播”和他们的内心实录。而这种为搏求关注度不择手段的行为,也暗含了对于阶级固化这一行为的反思:由于现实生活中的压抑氛围与心理落差,致使许多人出现自我认知失调,因而关注度则成了他们找寻自我的方式,而这种方式也间接造成了当前网络环境中某种低俗与恶俗形象(如低俗主播和键盘侠)的出现。 《寻找KOKO》,与《直播日常》一样,本片同样是在探索当前时代下青年人的自我认知失衡的主题。但与《直播日常》不同的是,本片的女主角有着优渥的物质基础(在美国中部纵情驰骋),但伴随着物质生活丰富的同时,却是其精神世界的迷失,本片片名《寻找KOKO》通过网络用语(KOKO在网络用语中,意为“看看”)进行转换,可得出另一个意思“寻找看看”。因此,在其溺水过程中所看到的一切都是鲜艳的、梦幻的、快乐的,而这或许也是她选择活下来的原因吧。我们会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情感爆炸、知识爆炸的年代中迷失自我,但或许我们还可以在这个花花世界里找找看,或许还能找回真实的自我。 《白夜》,本片这是个单元中我最喜欢的单元。它以一场没有尽头的驾驶为叙述空间,暗合了片中这对婚内出轨的男女无处安放的情感。而在无处安放的这一点上,本片不仅通过其语言“租一条船,在长江上能漂几天是几天”以及在云端、在左上、在右下、在中间都无处安放的微缩镜头来体现,其实验镜头、叙事场景与叙事情节合一以及其富有拉康“能指游戏”色彩的台词,都具有极强的先锋性和实验性。而对于中年感情危机和婚内出轨,更是以一种简单的镜头展现,不添加带有任何主观色彩的镜头语言加以评论,更是为本片塑造了一个开放的视点,为观众营造了一个可以进行自我思索与自我创作的空间,着实是上乘之作。 《公交车上的白蝴蝶》,这是一个类似于one night stand(我个人更愿意将其翻译为“夜泊”,双方都成为了彼此的夜港、彼此的船)的故事,一个女演员和一个男摄影师,在以时间为轨道的硕大的城市公车上游走,他们的情与欲如同白蝴蝶般纯洁且飘渺,总有一天,公车会到站,白蝴蝶也会飞走,这场“夜泊”也终将结束。本片以缓慢的叙事来营造其内心中对于时间流逝的恐惧,而结尾的镜头也更像是对《爱情万岁》的致敬。 《尘埃落定的土被扬起》,本片不同于传统的叙事方式(无论是以意象表意或是线性叙事),而是以叙事主体的缺失(青壮年群体的集体失踪)来叙述农村大环境下的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的生活状态,尤其是关注农村老人的留守问题。正如片名《尘埃落定的土被扬起》一般,操劳一生了的他们在晚年本该如尘土般尘埃落定,在儿女的照料下颐养天年,而如今却又被空巢之苦所扰,成为最难以释怀的孤独个体,并以此来反映当前城乡发展不均衡所导致的各类农村问题。 《常愉》,本片同《尘埃落定的土被扬起》一样通过叙事主体的缺失(男性群体的大部分缺失)来阐述城乡发展不均衡以及农村框架下的女性压抑。常愉是本片中女孩的名字,她的母亲被婆家的各类纠纷所困扰以致于想要离婚,而年少的她则被迫承担着这一切她本不该承担的恐惧(从其躺在沙发上的眼神的恐惧可以看出),她也想聊聊八卦和其他孩子一样自由玩耍(同城里孩子一样玩手机),但她却被迫成为了这样一个农村家庭框架下的牺牲品,早早地操持家务,如同那些被束缚在阁楼中的鸽子一般难以逃脱家庭的藩篱。而“阁楼上的常愉与鸽子”的长镜头也是本片中女性主义的核心体现。 《小院(potatoes)》,本片以一个小院为叙述主体,讲述了三个生活中的失败者如同土豆般腐烂发芽,梦想逐渐破灭的图景。压抑的讽刺画面,直观的生活图景以及与图景格格不入的他们,仿佛都成了一个时代的牺牲品(留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发型的艺术家、东北口音的“罗锅”和穿运动服的火锅店老板娘),他们各自的典型标志也彰显了“改革开放”后那一时代语境下“被浇灭的一代”的生活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