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岚日志:征途

主演:
相叶雅纪,松本润,二宫和也,大野智
备注:
14
类型:
纪录片 纪录片
导演:
原田阳介
年代:
2019
地区:
美国
语言:
英语
更新:
2020-10-15 16:01
简介:
这部原创纪录片系列将结合档案录像,让观众了解岚在退出前历史性的最后一年。该系列将深入探讨他们的成名之路,探讨他们如何成为日本最受欢迎的男子组合,并揭露他们临近退出前的幕后故事。剧集将记录岚在暂停团体活动之前一年内的故事,并计划在从 2019 年 12 月 31 日开始.....详细
最快
观看帮助: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留言给我们,或者点击 报错 反馈。有的播放不了请多刷新几下试试。
相关纪录片
岚日志:征途剧情简介
这部原创纪录片系列将结合档案录像,让观众了解岚在退出前历史性的最后一年。该系列将深入探讨他们的成名之路,探讨他们如何成为日本最受欢迎的男子组合,并揭露他们临近退出前的幕后故事。剧集将记录岚在暂停团体活动之前一年内的故事,并计划在从 2019 年 12 月 31 日开始的一年内每月发布新内容。Netflix 原创纪录片系列《岚日志:征途》主演:相叶雅纪、松本润、二宫和也、大野智和樱井翔导演:原田阳介监制茱丽·K·藤岛坂本和隆(Netflix 内容采购主管)剧集:20 集以上(每月不定期流媒体播放)
岚日志:征途影评

前言

简单从个人角度写一下分集简评,更新在最新一章,简单的从一些纪录片手法上看内容。

觉得不记点什么有些亏,也简单从另一个方面给各位一点思路,不要被显而易见的一些手法带走情绪,希望大家能够带着自己的心去看,人云亦云一呼百应太过可怕。当然我也不是说要带另一些观点,只是目前为止体感大家没有太过冷静来看这部纪录片,只是想折中写一些我自己的认识,也是我自己的一些分析和记录而已。

这些认识非常的个人化也尽量从技术层面来分析,求同存异才是一个智力健全成年人应有的思考方式,就让我先抛块砖,从一些纪录片手法的地方来简单分析一下,类似这样剪辑的目的是什么的简单拉片之类的。如果有gn也是学这方面的,我们可以心平气和探讨一下,我也能多学习一些。谢谢大家。


虽然这点提了和没提差不了多少,导演原田阳介是拍摄广告和ARASHI的“Are you Happy”的making的人,也是拍摄了“5x20”pv的导演。这位导演的广告作品包括KIRIN、GOSE的一系列广告,ARASHI的有几个KIRIN的广告也是他拍摄的。可以去看他的导演主页

这也让我释然了一些,因为其中的拍摄和剪辑手法明显不是传统和正经的纪录片拍摄方法,包括剪辑在内,看得时候会感觉有几个镜头拼凑的方式和AYH的making有点像(比如剪辑进一个人的练习镜头,用半身中景或者几个局部特写来做连接,这种方式真的很广告)。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监制是藤岛JULY景子,这也可能带有一部分的事务所态度。这部分的信息可以看做没什么用,但对某些时候、某些剪辑的解读也是很有用的。只是希望不要单纯地只看xxx的脸色xxx的眼神,也希望能够关注一些拍摄外的事情。


第七集 Aiba的日记

标题所示,可能后续成员每人一集日记,取小时候到现在的素材,介绍个人,顺便聊一些真正生活中的一面。此处应有情热大陆BGM(不)

开始这段控上I'll be there视频段落拍摄镜头,那一部分在控上看,也明显是相叶Corner。拍摄making没有放太多,直接就到了控上的镜头,看观众的配饰,估计应该是1224生日场+圣诞场。

介绍性自述+小时候照片,断点式的叙述和剪辑方式,其实这种可能会造成注意力不会放在叙述上的问题,但这样在纪录片的录制拍摄中也是可以允许的。因为本片基本没有第三方旁白,所以这样做了。实际上可以在停顿或者故意放顿一拍插入照片,不过这些不算是小瑕疵。

话说这种在公园拍摄访谈真的会招来一大堆人围观啊没关系吗……?

题头出来之后,说到了这一集,或者说接下来一系列个人集数中都要讨论的一点:相叶雅纪是个什么样的人?xxx是个什么样的人?

引入他人采访,通过他人的谈话来了解主体是什么样的人,是常用的手段。这里其实提到了很不常提到的事情:作为杰尼斯艺人,从十几岁还是学生的时候就踏入了演艺圈,学业的影响、个人的压力和迷茫,是作为一个十几岁少年很难承受或者说按理论来讲不应该接受的,势必要放弃一些东西,或者有良师益友家庭的引导。其实这种情况对人格和性格的塑造是很不良的,在这种圈子里学习之后,很容易会失去原本自我。只能说是幸好。

五年的健身房拳击习惯,以及舞台剧导演的聊天,也是很情热大陆感的讲述个人的方式。这一集整集对技法上没有可说的,基本都是中规中矩的纪录片方式,讲述者-插入当时的影像-讲述者。不过对于谈话时期的拍摄有点问题,导演只选取了远近景,聊天时候也仅仅是对焦在相叶一人身上,而不是一个焦点在二人身上的中景,或者正反打,后期又聚焦在了导演身上。第一开始我以为是因为讲述相叶自己的事情,所以对焦取了这样的镜头。但后来舞台剧导演聚焦的那个镜头,不是从导演给出建议的开始切的,而是话说了一半才切的。我个人不太明白这里这几个镜头的含义,这不是通常谈话使用的技法,用什么理由都说不通的一点。最后只能归结于场地情况。

现在第七集了,过往的很多集由于没有太多的坐下来两个人对话的部分,所以不太显问题,但这一集很多的对话和谈话,能看到导演确实是想:A说关于自己的事情,镜头聚焦A,对话者说关于A的事情,镜头聚焦对话者,但他的节奏把控得非常奇怪。通常,正反打也不会全程对着说话者,也会对着听着说话的人身上,但不会一直停留在那里。我不太清楚导演是否只是想拍摄主体(也就是岚五个人)的反应,总之这部分谈话段落是手法很奇怪的。看看后续几集是不是出现这样的问题。如果没有,那这集可能表明确实是想通过大量的镜头把相叶真实的情况、真实的表情剥离出来,才故意这样剪辑和设立机位的。

后续的联系朋友饭桌聊天,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可以拍摄到聊很多东西的机会。这里可以了解到一点点,内化和消解,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不能和人聊,不能带着愁眉苦脸,进而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只能依靠他人的评价拼凑起来。看了纪录片才知道相叶雅纪当初18岁如果没有出道就要继承家业了,也算是纪录片里很诚实的一部分。对于相叶,他个人自述在以往的材料中相对不多,十周年十五周年二十周年之前放出的采访访谈也大多没有聊过他自己的事情,也算是很坦诚的一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把相叶个人集最先放出来,接下来放樱井翔个人集,这个顺序不知道是怎么排的。且看看后续情况吧。

第六集 休团

开头和前一集黑屏滚动字幕类似,多了2019年的演唱会日程。这个开头放出来这段感觉非常像因为两集攥一集长度太长就分割开了一样。由于and more日程是在12.23时候演唱会期间宣布,而不是在休止发布后宣布的,所以一开始放这里也能理解,但还是有点突兀。

这一集其实前4分钟应该放在上一集中,或者两集整个合并,因为两集一起放出来,看着就有点重复。这绝对是因为时长或者别的凑集数也好等等的原因才这样分割的,很不利索。

关于FC视频的准备、录制、五个人在一起审录制成果的剪辑,也想说明他们准备的认真和紧张感。这件事绝对不是能够轻易说出口的,也是赌上了勇气和性命一般地叙述,这部分的NG非常真实。作为一个不怎么NG的人突然开始NG多次,这件事的严重性和紧张不是一般能够承受的。也是想说明这件事不是随随便便地就说出口。

这集的剪辑总的来说是最纪录片的一集,工作状态和准备状态,交叉着访谈,按照事件时间顺序剪辑在一起,比较符合纪录片的基本思路。和第二集、第三集中后部分、第四集前半都是基本的纪录片的时间线叙述,中规中矩地展示这件事的幕后和一些心情。

说实话我不太明白这里剪辑进去樱井翔弹琴的镜头的目的是什么,可能在说等待的时候练习吧大概。但如果要想表现所有人等待的状态,应该把所有人等待时候的镜头都剪辑进去,单独给他一个镜头我有点不太明白导演的用意,也可能这个时候能拍的也只有他吧大概,或者是让他去弹琴拍摄也说不定。

记者会结束之后这个手持镜头晃动加上急速后退莫名感觉到了一丝摄像师的可爱……手持很好,我爱手持,摩多摩多。

工作结束后各上各车各回各家的拍摄后接着大野智的访谈自述,引出下一个话题,方式很纪录片。

这部分主要拍摄的内容是如何在演唱会上提出来休止这个话题,可以看到对于饭的心情,大野智本身是很在意的,也很珍视的。如果不珍视的话,也不会纠结这么长时间怎么说才能让大家感到轻松等等。这段自述和后面演唱会前后的剪辑很长,从不安、自省、犹豫到演唱会现场前,到演唱会中的片段剪辑(大野智的镜头给得多了一些,表明一直压着这件事,当然真的是不是在表演时候压着不一定,这是镜头剪辑所表示的),到致辞时候的叙述,到演唱会进行片段和结束片段,这些都在讲这整个一件事。非常完整的剪辑。

接下来按照时间顺序,到5x20这首歌pv的录制,以及5x20这首歌写词的两位的访谈自述,也都是围绕这一件事的剪辑。

最后这里演唱会的片段快剪加上最后5x20曲子的结束,太容易造成整个纪录片就这么结束的错觉了……这里这么剪作为一集的结束来讲概念还是有点过大了……

之后的纪录片我不清楚还会不会有这么多的演唱会镜头,我感觉可能不会有太多了。一部分是演唱会的这些筹备、中途发布休止、后续继续的事情都说明得差不多了,另外演唱会内容也都类似,要体现的话可能会有途中增添的一些设计的幕后讨论、11月时候二宫和也结婚发表后的演唱会状态,也就这些点了。毕竟有一场收录,应该是要发碟,内容透露太多也不太符合J家这个管理制度。

下集预告直接NY了,后续应该是要讲19年迈出SNS、亚洲见面、新曲国外录制等等这些事情,可能就不会这——么沉重了。

第五集 想法与感受

承接第四集的演唱会描述,这一集时长比较短,怀疑是过渡集。

上集的札幌首日,这集的福冈-东京-名古屋-东京-大阪,总之把休止前的一系列演唱会片段剪辑进去。那几段拍照的剪辑是和上一集有所对应的,可以说是相对的选择了这部分内容。

接着的黑屏滚字幕的意思也是讲这集时间线截止到了休团发表。虽然之前说了黑屏字幕的不好之处,但这里的黑屏字幕是有必要的。因为跨时间很长,另外这集想把期间想讲的事情说明,对于熟悉的饭来说倒是不用这样,但对于普通或者不了解的人来说,列出这种跨时间的时间线是有一定的必要性的。不过一般的人物传记纪录片不会这么搞就是了……

接下来这一组自述和镜头配合的部分是我这集个人很不喜欢的一个点:一看就是摆拍。为什么这么说,一般情况下,名人或者艺人很少有这种独立构图。也就是说,不可能所有工作人员或者其他人坐在一头做自己的事情,主体单独搬把椅子过来坐在画面中心或者重心位置。这种有所设计的构图一看就是摆拍。

纪录片是需要有构图的,但那种构图和故意设计出来的构图是不同的。比如网飞纪录片《五尺二寸》中会有主体和朋友坐在地上吸烟喝酒聊天的构图,那个构图很好看,下一个镜头切到个人中景,也是采用了主体往画面右侧倾斜的画面,但那是在普通的、自然的情况下的构图。和这种故意放出来的构图差别很大。

一开始的大野智单独坐在桌边,明显是斜对角构图,摄像机距离远,椅子没有动,排除访谈中拍摄情况,摆拍镜头;大野智坐在讨论会桌边特写-读东西-台上致辞,这些是自然拍摄;大野智坐在练习室,主体位于画面左侧,远景,桌子和天花板平行构图,摆拍;樱井翔插兜站在练习室右侧,与隔板平行对称构图,摆拍;樱井翔演唱会镜头,自然拍摄;回到练习室,画面中心直视镜头构图,摆拍(虽然有大野智不小心入镜了但这个更肯定是摆拍了);相叶雅纪演唱会镜头,自然拍摄;相叶雅纪坐在画面右下角远景,周围大楼,其实也是斜对角构图,摆拍;松本润开会、演唱会镜头,自然拍摄;二宫和也演唱会镜头,自然拍摄;二宫和也坐在镜子前画面右上角,其他工作人员在镜子对面,镜中-镜外斜对角构图,摆拍。

这段镜头都和自述性质的自白剪辑在一起,这些自白明显是访谈时候回答提问的,但剪辑到了这些镜头中,尤其其中几个镜头,比如大野智“说实话不是很想让拍”时候的独自抱臂坐在练习室的远景摆拍,二宫和也坐在右上角抱臂看着镜子里对面工作人员摆拍时候放了自白“紧张的原因”等等,这几个镜头非常刻意并加重了自白中诉说的事情。是一种让画面为自白服务的方法。并且大多用了远景和斜对角构图,这种拍摄方式会加重拍摄主体的疏离感和孤独感,在叙事片中会为角色内心服务,但这部中则是故意要让自白透露出这种心态。

我个人很不喜欢在纪录片中添加摆拍镜头,这种方式违背了documentary的本质:真实性。一旦在片中发现含有摆拍镜头后,整个片子的真实性就要被有意无意地打一个问号:是不是导演让我从这些画面中想到什么,导演或者制作组想要从这些画面传递、引导我什么,才这样故意做。这种方式很不“纪录片”。

之后选取了11.30的樱井翔致辞、12.7的大野智致辞、二宫和也致辞、12.8的相叶雅纪致辞、12.25的松本润致辞、12.16的樱井翔致辞、12.24的相叶雅纪致辞、1.12大野智致辞、二宫和也致辞、1.13松本润致辞,从12.7大野智开始,致辞同时剪辑进其他等待的成员,包括中景、特写和远景。这段也相当于是卖一个五人感情深厚的看点,顺便回顾一下带着休止心情下,成员们说出口的话,和上一段成了一个呼应。

另外值得一提的剪辑就是,在12.16樱井翔致辞的时候“如果有一个想暂时静一静我们也不会去打扰”的时候剪进去了大野智等待的镜头,中景,构图偏左画面留白,有些刻意。这个有点那种“已经知道结局是什么返回前面去找线索”,真的挺刻意。另外这几个画面是不是致辞同时发生的,有几个镜头确实能够看到和感觉到是同时,但有几个明显不是,是剪进去的。

致辞结束五个人站定之后黑屏,下一个镜头就是开场前圆阵,接着是开场前握手,开场,演唱会快速剪辑,留下樱井翔开场的声音,画面黑屏。这一串剪辑也许是想表明演唱会行程并没有结束,还在继续的意思。但这个方式看起来真的非常的控碟广告。

下集预告明显就是要讲休止发布会的事情了。

第四集 永远一起

开头就是札幌首日时候五个人到达以及在蛋外的那张照片。附字内容有的时候和这集给人呈现的感觉不太一样。一般这种可以认为是噱头了。

札幌彩排的时候的灯光调整、memo和位置调整,也是非常的用心,联系到后来看到的和首场的细微不同,是真的非常努力和认真筹备的,这一点第234集也都体现得很满。

这集可能大多是后台镜头,手持很多,镜头和剪辑也跟着略乱,估计留下来的素材不怎么好,倒是意外得很好体现出来首日略带慌乱的感觉。这部分由于我首日去过了,可能不太客观地看待这段。这部分剪辑保留了五个人在5x20这首歌之前的致辞,可能是首日比较重要所以保留下来。一个猜测,可能最后一场的致辞也会在纪录片里保留下来,不一定对,但按照这个思路可能会这样。这部分致辞也切题了。尽管和这集开场镜头附字没什么关系。

休整和后续的反省会连着第二天彩排和正式的剪辑放在一起,倒是很紧凑,可能是这部分素材和之前的有所重复,但我个人觉得有些过分草率。主要是由于反省会中调整的部分还是很多的,这部分没有体现出来有些遗憾。

直接进入到了第二日的结束后,关系性体现之后,直接接了大野智的个人采访片段,来了一个总结。还是和开头附字内容没有太多联系。所以可以说那部分内容,不放出完整的访谈的话,是没有什么太多意义的。另外,从下集那几个镜头剪辑来看,如果网飞只是想抻长纪录片长度的话,可能和这集没有太多区别,可能会剪辑得紧凑一些,但实际上,这部分内容只需要体现演唱会巡演过程中的调整和后续工作就可以了。

采访内容中途半截地放出来是我比较讨厌的一部分。这部分内容始终会被剪碎穿插在其中,不告诉前因后果,并且引导一定的情绪偏移。可能在后续内容中更会体现这种不太好的作用。再一次强调,这不是一个客观纪录片应该做的事情。

第三集 我们五人

这集开场的剪辑很有意思,樱井翔个人访谈又是半句话,引出来这集,主题在网飞下面也明确了,主要讲很少人知道休止的情况下筹备演唱会。然后就是一个樱井翔的个人特写-信号灯三人-大野智特写-松本润特写-235三人-相叶雅纪特写-二宫和也特写。注意到的话,给信号灯三人特写的时候,远处的松本润和大野智都是虚焦。按照常理来说,焦点的切换在这样斜构图的情况下是有一定含义的,比如想显现不同的表情不同人不同的反应等等,亦或者些构图用广角镜头来做,给全员一个清晰的展示。没有的话,有些怀疑是故意用镜头做不同的切分处理,用来独立出某个人物等。

排练镜头想要说明的是他们在做出决定后还是如同往常一样的精心准备和努力,并没有因为这是通往结束而懈怠或者有别的意思。关系性也在平时排练和开会中显现出来了,成员之间的信任和一同工作时候的气氛没有发生变化。如果看过他们之前的演唱会相关花絮,也能感受到这一点。

松本润的个人镜头的时间线是延续了第二集的部分,越到临近正式演出越紧张的一点也体现出来了。与其他的集数不同,这集关于大野智练习的段落多了起来,一方面也符合他习惯一个人努力练习的情况,另一方面也是想说明并没有因为提出休息而懈怠,另一种解读方式是这个点符合演唱会准备的行进日程,另外添加的和工作人员商讨的部分,也是想说明并不是“什么都可以”或者别人决定什么就是什么,他也是有自己决定的想法的。每个人的个人准备部分也是一样的作用。松本润部分关于5x20这首歌的观点也是有原因,从第一集最后可以看到,松本润个人还是恩返>再见,用这样的思路来准备的。这里没有什么好争议的,毕竟人和人的想法是绝对不可能互通的。

比较有意思的地方是,我个人来说第一次知道,他们正式演出之前会在幕张展览馆临时舞台进行彩排和调整。不知道是因为这次巡演之多之大的缘故还是他们一直都是这样。我个人认为准备这样一系列的演唱会,确实需要一个临时舞台来看看效果,尤其是在得知夏威夷演唱会彩排的时候器材和舞台设施那里出了一点问题之后。另外,从这里排练的段落和演唱会现场的情况来比较,差别还是很大的。其中的调整和改进是很多的。这里松本润对大野智舞蹈部分的调整也在18年和19年两年的演唱会里看到一点点的差别,并且在之后对位置的记忆也不是说天生记性好,是长年累月努力和编排的成果,他们之间的工作的信任和了解是常人一两句话无法去概括和判断的。

20年这么多年过去了,工作的时候该认真还是认真的,并不是说每一首歌或者每个排练的时候都会触景生情。这几段和第二集的目的是一样的。认真准备出来的结果不是用来煽情或者体现什么悲伤主题的。

这集还是延续了第二集的演唱会准备。最后由相叶雅纪个人采访镜头来呼应“五个人”的主题,引出来下一集。下一集应该更多的是演唱会和演唱会后台的部分。

第二集 5x20

这一集剪辑很流畅,也非常的扣题,演唱会高光时刻和台前幕后的一些事情。

开头剪辑节奏缓慢,由慢到快,最后一个白屏屏闪而过后黑屏,很直观也很明显地指向了5x20演唱会的快节奏和紧凑。可能看过多场的人只是觉得每场内容都差不多,但其实是很满的,在一集二十几分钟之内讲述这么多内容,明显会逼迫加快剪辑节奏。这也是很多人诟病:为什么跟拍了这么多却放出了这么一点的原因,它如果一集要讲一件事情肯定不能把素材都放进去,肯定要有所选择,而选择的结果会带来一些隐含着的内容在里面,这也是我们需要从中思索的东西。

题头出现之前的虚化渐进渐退,也是想给之后的内容扣一个大背景,提醒观众这是在下了决定之后的工作。而这部分内容其实也是他们很普通的工作内容。这一集给人最直接的观感还是松本润的工作,基本都是聚焦在松本润的活动上,从开始到进行。一个简单的倒叙,从演唱会开始,然后倒推到开始讨论,一点点展现。其实和上一集结尾"希望能够感觉到我们的真心不是虚假"是相扣的。

说起联系到上一集,最后那一句“从画面想到全貌”,这集选择的镜头一部分是演唱会商讨的辛苦,另一部分是成员之间的关系性镜头。所以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也是想给大家说明:我们五个人的工作默契和感情不是虚假的。

这一集整集的剪辑方式变得平和了许多,也是纯粹的为了展现幕后商讨的做法。可能让人观感上看起来没有第一集那么冲击力大,但这也是说明,这部系列纪录片开始踏实地展现和说明事情了。来一点点拼凑出第一集开头提出问题的答案了。

值得一提的地方是,前半大部分是松本润自己工作的内容,直到一个黑屏,画外音大野智的“是我们五个人真好”后,开始进入了五个人共同工作的阶段。这里的处理方式也是很明显的,也是很直抒胸臆的。

快剪开始快剪结束,演唱会开始到进行,演唱会商讨从准备到排练到正式开始巡演,这个递进也是很简单的方法。

结尾一口气给了三四集,但没有标题,并且含有一段二宫和也的自述(依旧没有讲完话),下两集可能是展示成员关系性和聚焦二宫和也的部分。

第一集 20年

如果以前看过网飞出品的一些纪录片,这个开头是非常极其典型的开头方法,简单拉片可以看到:路程-时间黑屏-环境-地点事件黑屏-五位整理准备上场。倒叙开场,描述身份,给一些不清楚他们是做什么的是什么人的路人展示这是一个怎样的团体。开场非常的典型。

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快剪,从jet storm到5x20,快速地说明向世界进发的意图和在日本的影响力。这里剪辑非常干净利落,没有留太多笔墨给jet storm的幕后,因为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让大家看幕后是什么的,是目的性非常强烈的,也意指了在网飞世界上线纪录片的含义。

然而接下来剪辑到了休止发布会的内容。这部分我的理解是想说明这些事情都是在“休止”这个前提下做的,但剪接起来看非常容易让人认为:为什么这么辉煌、朝世界行进如此迅速却要休止。这里的剪接时间很耐人寻味。另外这部分内容一个很明显的剪辑手段是:不会让他们把话说完就快速剪接一个黑屏+字幕的说明,包含此时做过的事情、决断的事情等。这在之后的内容里也可以看到,是一个极易调动情绪的剪辑方式,带来的紧张感和压迫感是非常大的。

之后的几个镜头对于工作模式下看报道的他们逐一聚焦,无声展现个人特写,一种理解是展示他们和平时一样的工作态度,另一种理解,当然对于不熟悉他们日常私下工作的人来讲,就有别样的理解方式了。这种处理不是很巧妙,毕竟作为一部新片来看,观众并不熟悉他们平时的工作状态,只能用第二种理解方式去认知了。

惯用的手法又一次出现:迅速黑白展示报道。说实话本来日本报纸的标题就搞得很冲击,黑白滤镜一加,冲击力更大了。

另外一个调动情绪的点出现了:黑屏字幕抛出问题,后跟只言片语。这样做的杀伤力是很大的,也是极其有导向性的。只言片语=不知道对话的前因后果,黑屏字幕抛出问题=让人认为后续镜头是为了回答上述问题。其实这种理解方式不是针对一部作品应有的方法,这样抛出问题的方式,目的是为了制作悬挂在观看者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开头提出的问题,后续观看直到结束才会把以上问题回答掉,这是一部完整作品的思路。剪辑只言片语,目的也不是让你从情感上就给各位加了一个定语,而是为了提起兴趣,让大家好奇:在何种对话下,对话者会回答这样的话语。

接下来的镜头含着一股介绍的味道,包括后面的一些个人介绍镜头也是。再一次说明,这部作品不仅仅是为了饭做的,也是为了向世界说明有这么一个组合,做了哪些事情。这部分可以看做是回顾和说明,从饭的角度来看和5x20演唱会里那两段视频的作用没什么差,但这些是必要的部分。人物传记要做的事情就是向大家介绍和说明这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给这个人做一个传记。

之后这部分都是碎剪的对话。值得一提的是,剪接的对话前后的照应关系。对话之间如果没有联系的话不会平白无故毫无逻辑地剪接在一起,当然做为不同的人的饭肯定会关注自担的言论,但它的对话不能分开看,前后是有联系的、是在讲同一件事情的。比如松本润提到被驳回的计划里有巡演,下一个镜头是樱井翔提到计划、白板和大吼,接着下一个镜头是相叶雅纪说到不愿意四个人走下去,明显都是在说计划里含有四个人走下去但被否决的意思在。再比如樱井翔提到以前坐不满场,下一个镜头相叶雅纪提到那时发生了好多事,再下一个镜头二宫和也提到不愿意再过一次这样的生活,都是在说明以前的苦日子以及各位在工作中承受的压力。这些对话的内在连续的,尽管每个人对话的前提和话语前因后果未知,但其实是可以看到这些联系的。

直到结束,所有人的对话,都不是完整的对话。都是片段式的对话,以及好几次的明显的话没有说完就切下一个镜头或者黑屏字幕,最明显的就是大野智在14年夏威夷演唱会致辞时候的“一起”后,直接一秒黑屏,然后切到了樱井翔的访谈镜头。这是非常非常初级和简单粗暴的调动情绪和扩大情绪的做法,太过简单粗暴。另外对于提出休止的大野智访谈素材少得可怜,也是有一定的导向性在里面的。

依照我个人的观影经验和体感,我个人对于黑屏+字幕的描述方式是非常反感的。影像是要用镜头和光影来说明一些故事、调动情绪、推进发展,纪录片的话更侧重于访谈、幕后生活和真实性,如果用了太多的断剪和黑屏,故事叙述上非常不流畅,并且过分的文本化。有的时候,某些影片会有“文本化叙事”的评论,但那是对剧本和台词上的评价,并不是对叙事方法上的。

当然,毕竟这是一个隔一段时间才会出下一集的断点式叙述作品,第一集提到的以上的手法,包含导向性和省略性部分在内,都是为了观众之后的观看做一个悬吊式的开头。如果单独将这一集当做某部作品来看,它是失败的,因为太过破碎和导向性,但如果当做一个系列作品的第一集,它是符合自己身份的,尽管有一些我个人不见得喜欢的手法,但目的已经达到了:引起话题和引发对这个系列的好奇和继续观看。并且最后松本润的那几句话也很合适地引出了下一集题目:5x20,下一集也确实从松本润的角度讲了演唱会的内容。

理性的部分说完了,情感的部分简单聊聊。我很欣赏樱井翔那句很坦诚的话:三十多岁的男人到这个时候尽管是在讨论但其实心里也都有自己的认识了。加上这段之后的剪辑,确实对于“倦怠”“燃烧殆尽”有不同的想法和认识。这是几个正常成年人之间的对话,再正常不过,这个时候如果他们对着镜头说“我们的认识是完全一样的”反而我会觉得很假。当然,毕竟探讨面对镜头时候话语的真实性有待商榷,并且探讨在剪辑下的影像是否真实也有待商榷,暂且看做是真实的吧毕竟是纪录片。毕竟最后松本润都说了“在屏幕上呈现的我们是真实的,人不可能看到事情的全貌,但可以从这些画面来想到全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