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修理店第四季

主演:
Jay Blades,Steven Fletcher,William Kirk
备注:
第13集
类型:
纪录片
导演:
内详
年代:
2017
地区:
英国
语言:
英语
更新:
2021-01-07 13:05
简介:
Some of Britain's most skilled restoration experts breathe new life into much-cherished family heirlooms that are dropped off by membe.....详细
最快
永久
观看帮助: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留言给我们,或者点击 报错 反馈。有的播放不了请多刷新几下试试。
相关纪录片
修理店第四季剧情简介
Some of Britain's most skilled restoration experts breathe new life into much-cherished family heirlooms that are dropped off by members of the public, who reveal the personal stories behind the items.
修理店第四季影评

赶在2017年末,12月30日,Netflix放出了《黑镜》第四季整六集,履行了此前“2017年播出”的承诺,也为幻想迷们送出了大礼。许多人将之视作新年礼物,甚至有忠实粉丝相约一起看《黑镜》跨年。

可看完六集,恐怕很多粉丝的心情就没那么美好了。必须得说,这季《黑镜》还是一部好看的剧,但不再是“神剧”。尤其,不再是“黑镜”了。

在改由Netflix投资,英剧变美剧之后,《黑镜》第三季已初显颓势。没想到,到了第四季,《黑镜》算是一滑滑到了底——不再黑暗,也不再是一面反映未来的镜子,就连炒过去的剩饭,吃着都是一股“政治正确”的馊味。

政治正确下的5次Happy Ending

是否感觉《黑镜》没有那么“黑”了?在第四季中,似乎好几次主角都得到了最理想的HE(Happy Ending)?

你的感觉没错,这个数据,精确地说,是5次。

除了第五集《金属脑袋》之外,其他的故事,都一反《黑镜》剧集“根据逻辑推演出最为可怕的结论”(黑镜主创查理·布鲁克语)的一贯准则,续上了普世价值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结尾。

只有这个单纯的追杀故事没有HE(拍得也没有看点)。

不得不说,这样的结尾很正确,但很无趣——为了说明这一点,在聊这五集之前,得先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黑镜》必须“黑”?

在2011年,《黑镜》刚播出第一季时,主创查理·布鲁克向《卫报》解释标题的含义:“‘黑镜’是你在每面墙、每张桌子、每只手掌间都能找到的东西:电视、显示器、智能手机。”

这些液晶屏幕的显示器,呈现黑色镜状,它们在方便人类生活的同时,也改变了人类的生活习惯,也由此带来了隐忧:科技可能会被滥用。

所以“黑镜”又有另一重含义:一面黑色的镜子(令人想到《哈利波特》里那面厄里斯魔镜),其镜面上倒映出黑色的人性。每一集开头那个破碎的镜子,都代表着人类一念之差下,科技引致最坏的结果。

回想第一季第一集,一鸣惊人的前提是,首相真的上了猪!——如果有哪怕一人没有守着电视等着看这一幕,因而发现了大街上被提前释放的公主,故事就会逆转。同样戏剧性十足,但那冰冷的讽刺感则削弱大半,更不见得会有什么观后深思。

说实话,换你,首相和猪的不可描述你看不看?

所以,纵观《黑镜》第一季、第二季、圣诞特别篇……找不到一个HE故事。而唯独英剧改美剧,由Netflix投资制作12集之后,第三季出现了一个HE故事:《圣朱尼佩洛》,第四季则几乎全盘皆HE。

再来看看第四季,这HE的五集都说了什么?

第一集《卡利斯特号星舰》,罗伯特·达利用他人DNA制作出意识副本进行奴役,而意识副本们成功反抗了奴役,达利自食其果。——滥用科技是个人行为,且恶有恶报。

主演因长得像马特·达蒙,被调侃是“低配版马达”。

第二集《方舟天使》,女孩被植入智能软件,从小被母亲监视,最后成功离家出走。注意剧中台词“方舟天使从没全国性推广,在欧洲被禁了,秋天这里也会被禁”——滥用科技会被社会规范,也会得到报复。

鉴于背后的法律支持不复存在,“方舟天使”技术的滥用被归为了个人(母亲)的行为。

第三集《鳄鱼》,有了能通过记忆看到犯罪现场的科技后,凶手杀了更多人以灭口,但又因为现场一只仓鼠的记忆而被绳之以法。——科技只是工具,能助人也能毁人,滥用是个人行为。

结尾科技帮助警察找到了真凶。

第四集《绞死DJ》,模拟运行1000次意识副本相遇后,恋爱软件帮助一对男女计算出彼此的匹配度。——科技发达能帮助你找到对象。

最后显示匹配度99.8%,引得许多人憧憬这款软件早日在现实中面世。

第六集《黑色博物馆》,前医疗公司职员亲手缔造悲剧,因“联合国规定非法”被遣散,后开设犯罪博物馆,被带着母亲意识的仇人之女上门杀死。——滥用科技会被社会规范,科技能毁人也能助人,滥用是个人行为。

女孩成功复仇,让仇人被困在永远的疼痛之中。

总结起来,滥用科技是个人的错,会被社会规范,科技虽会毁人但也能助人……车轱辘来车轱辘去,就是压根没看出科技引向了什么黑色未来。

对科技滥用的反思,科技对人性、社会、公序良俗的扭曲和碰撞,都没有了,只有一个又一个特别的人,科技本身没错,做错的那些个人也会受到惩罚。

非常政治正确,非常无趣。

照不到社会,也照不到你

说Netflix毁了《黑镜》,也许言之偏颇,但第三季、第四季的黑镜,在反思人性与社会这一层面上,也明显与前两季有所不同。

前两季中,六集内有网络暴力(《国歌》)、社会控制(《一千五百万的价值》)、表演正义(《白熊》)、政治演说(《沃尔多一刻》),剩余两集为个人情感的处理。

当诱惑足够强,我们并没有足够强的意志来突破社会枷锁。

到了第三季,六集内一集讲网络暴力(《全网公敌》),一集讲社会控制(《战火英雄》),剩余四集都转向探讨个人,且《终极玩家》和《黑函之舞》还明显偏向一个有趣而不带多少思考的类型片。

而第四季干脆就不思考个人以外的其他议题了——故事多是主角个人的作恶,其背后支撑的科技,要么是“技术宅”自行解决,要么轻飘飘一句“政府禁止”,就此带过。

然而,把猴子放在“犯罪博物馆”展览就合法?

除开明显回避“被滥用科技来源”这个涉及社会的问题,《黑镜》甚至还回避对个人议题的深入思考。

比如,出于故事需要,在第一集,对待“意识副本”的态度就是:默认它们是人,甚至比活生生的人还有人性。

除开在故事进行过程中,对意识副本的呈现方式异常真实外,结尾镜头也进行了呼应:意识副本们进入联网空间,与真人玩家互动,后者一句句“我可是宇宙之王”显得干瘪苍白,而纳奈特意识副本的调皮一笑,相形之下更加灵动。

这个笑再次给观众暗示:意识副本是具有人性的。

“在我们的设定下,意识副本默认就具有人性”的这种态度,回避了这个故事中,“意识副本反抗人类是否符合道德”的伦理探讨,整个故事就围绕着反抗打转。

然而到了第四集,残忍操纵意识副本的成了一个约会软件,态度就变了,就差明说“意识副本服务人类理所当然”了。

好似全忘了,“圣诞特别篇”中千年困在一日,被自己奴役的意识副本们。

自己奴役自己,仍旧是一种奴役。

《黑镜》原本针对整个社会现象进行讽刺,而现在纯粹是一些刻意淡化社会背景的个体故事,延伸不到多深远的社会意义,甚至有的剧集仅仅追求故事,而不再关心意义。

当然,观众仍可以想象、挖掘,比如第五集的背景,可能就是一个人类被科技所毁灭的末日世界。

泰迪熊的出现,在美式套路到底的同时,让整个故事有了一个薄薄的依托。

可是,相比于第一、二季加圣诞特别篇那种看完幕黑,面对冰冷的液晶屏幕,令人冷汗涔涔的力度,第四季这种(假如真有,也含蓄得看不出来的)讽刺,无疑也失却了“镜”那种纤毫毕现的特性。

《黑镜》已非“镜”,单纯的个体行为,让神剧变成了一个个类型短片,从中照不到社会,更照不到人类自身。

更糟糕的是,这一季基本是炒冷饭

《黑镜》不仅是神剧,还是一部普及度极广的神剧。在豆瓣上,第一季足有20万人标记。显然,要收获如此之广的认可,除了“黑镜”这两个字所包含的内涵,还必然需要剧集本身无比出色,到“神”的地步。

而《黑镜》的“神”,就在于它的创新性。曾经的《黑镜》,无愧于“科幻”这个标签,将一个有意思的构思放大到极致,整个剧情既无比荒谬,又无比真实。

所以,我们会记得首相上了一头猪、卡通熊竞选国会、无限循环的圣诞歌。

每一集都有着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新脑洞。

到了第四季,几乎所有元素都来自前面的剧集。由于重复较多,总的也就三个:意识副本、记忆和监视。

意识副本是滥用最凶的元素,之前仅仅出现在《黑镜:圣诞特别篇》中,人可以复制和上传自己的意识副本,这一季一口气用了足足三集:第一集《卡利斯特号星舰》、第四集《绞死DJ》、第六集《黑色博物馆》。

意识上传,意识副本被折磨;意识上传,意识副本被程序控制(同样是在经历折磨);意识上传,意识副本被折磨……这分别是第一、四、六集的剧情,不是复读机。

再看这个意识副本销毁片段,是否觉得不那么“浪漫”了?

考虑到一季才六集,这一个元素,就占去了这一整季《黑镜》的半壁江山。

记忆和监视这两个元素,原本出现在《黑镜》第一季第三集《你的全部历史》中,眼睛所看到的24小时记忆被保留下来,可供回放查看。而这一季的第二集《方舟天使》、第三集《鳄鱼》则都包括了记忆和监视元素。(还得补充一下,《鳄鱼》与2016年大热电影《看不见的客人》,前半段重合度也是不小。)

总之,不管是iPad来读取监视画面,还是形似《银翼杀手》里的人性测试机来读取,换汤不换药,就是《你的全部历史》的那一套。

其实,最可怕的,还不是重复自己,而是炒冷饭都炒出了一嘴“政治正确”的馊味。

在《黑镜》第二季第二集《白熊》中,表达了这样一个主题:看似代表正义的审判者,其实与杀人犯同样残忍。

对于参与白熊公园“审判罪人”的游客来说,他们觉得自己是正义的一方,通过对杀人犯的惩罚,满足了自身的“正义”欲望。而对于“黑镜”外的观众来说,我们分明看到了一群集体暴力而不自知的人,令人想到“斯坦福监狱实验”:任何人都可能成为暴君。

回到第四季,第六集《黑暗博物馆》正是以“表演正义”结束的。固然,那个折磨女孩父亲意识副本数年的仇人,理应受到惩罚。但是,我们分明看到女孩将仇人永远惨叫的意识副本挂在车窗上。

用仇人虐待父亲的方式,反过来虐待仇人,这一幕其实很荒谬。

作为一个复仇故事,《黑暗博物馆》不过遵从了一个“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政治正确的故事框架。可这不过是再次陷入一种以暴力为名的“正义”怪圈之中。

在这种框架下,同样是折磨意识,因为主视角是寻找爱情的主人公,就变成一件看似美好的事情。

这就是一味追求政治正确导致了荒谬。

胜地不常,盛宴难再,或许神剧也难再吧。《黑镜》剧集还会更新,可这面照进现实的“黑镜”,却已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