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相亲大会

主演:
内详
备注:
20200925
类型:
综艺节目 真人秀
导演:
内详
年代:
2019
地区:
大陆
语言:
国语
更新:
2020-09-26 10:01
简介:
...详细
观看帮助: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留言给我们,或者点击 报错 反馈。有的播放不了请多刷新几下试试。
相关综艺节目
新相亲大会剧情简介
新相亲大会影评

文|秦明(珞思影视研究组)

如果你在生活中给人介绍过对象,会明白:当红娘,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姻缘促成,固然是功德一桩;倘若不遂人愿,搞不好两头都生怨怼。

在“电视红娘”这条路上行走十年,从张红岩身上,看不到半点对这份职业的疲态。3月24日,她担任制片人的《新相亲大会》将迎来第一季的收官,但张红岩和她的团队已经无缝连接投入下一季的制作准备——2个月后,《新相亲大会》就要启动第二季的录制;代际交友模式的首个海外专场,也提上日程。

市场总在不断应证:相亲是一种刚需,相亲节目不存在过时的说法

先说几个大数据:2019年一季度,喜剧、音乐、情感观察等王牌节目纷纷出动,《新相亲大会》开播登顶卫视综艺周冠军;前8期收视率稳中有升,CSM55城平均收视率1.05%,周末晚间复播收视率0.78%,即便是周末白天复播,CSM55城数据也高达0.53%——这个数字,比肩很多大型综艺在黄金时间段的首播成绩。

做过《非诚勿扰》,如今转向《新相亲大会》,张红岩十分明确:婚恋、交友、相亲,这块综艺市场总有可挖掘的空间。“在目前的婚恋大环境下,《新相亲大会》提供了更丰富的内容格局。”除了“转角遇到爱”的姻缘,在张红岩看来,节目最大的可看性,其实在于其中展现的人性多样面。

从“非诚”到“新相亲”,张红岩已然成为电视相亲IP的头部推手

更复杂的人性大晒场

面容姣好,气质婉约,有英国留学背景,目前在一家外企任职——从个人履历来看,上海姑娘周莉莉和这个舞台上的多数女孩儿没什么两样:受过良好的教育,有体面稳定的工作,喜欢旅行,爱美爱生活。

转折发生在她的个人短片播出之后。她对自我的描述是“典型的上海小女人”,而在她的认知里,“上海女生有两大特点,一是嗲,二是作”。她用了两个流行标签来定义自己:“做不完的公主梦,打不败的女王心。”她希望另一半能像“英雄”一样,“踏着七彩祥云出现在我的面前”。

而在周莉莉作出这些表达时,短片中的她穿着粉色外套,穿梭于环境典雅的餐厅、文艺腔调的街道以及为童话和梦幻代言的迪士尼乐园。个人表达与画面语言共同勾勒出这个上海女生的样子:对爱情有绮丽憧憬,需要另一半给予大量“爱的供养”。

谁也想不到,这段短片附带来巨大的劝退效应,80%的男嘉宾在二现场萌生退意。有人认为,女生“生活太小资,跟我不合适”;有人担心,不知道女生会“作”到什么程度。但人又是反复和纠结的,这些年轻人在后台能分明道出对方不合自己心意的地方,却在向前台父母传递时变得语焉不详——直接拒绝,不符合大多数国人接受的委婉教育。

微妙之处在于,节目规则赋予给家长的权利,在这种思维下发酵出一个尴尬的局面:想灭灯的孙建澎和沈于成,被不愿灭灯的父母“保送”到了台前;对周莉莉各种满意的关维峰,却因自身的慢热和家长的不擅言辞,丢掉了面对面的机会。当关维峰说出“他们俩根本就不喜欢你”,屏幕内外的观众都能嗅到彼时空气中的凝滞。

“这是我职业生涯到目前为止,最纠结焦急的几十分钟。”即便现在回忆起来,张红岩仍感觉“心有余悸”。出去的不喜欢,喜欢的出不去,现场导演必须在不中断录制的前提下,妥善处理这种突发状况。“虽然我们是录播节目,但是我们的准则是:现场录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绝对不补录,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确保真实性。”

一定意义上,剑拔弩张的场面,构成了这档素人生活服务类节目,连续战胜强劲对手,问鼎周日综艺收视率冠军的原因。除了男女相亲场景覆盖的一套量化标准,《新相亲大会》将“相亲”行为所囊括的参与单位全部网入其中,“它除了涵盖男女,涵盖代际,还涵盖家庭与家庭之间的多层关系交互。几十分钟的时间,他们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发生激烈碰撞,特别容易出现我们想象不到的情况。”

人性所凝聚的缺陷与美德,计算与博弈,就在短兵相接中火花四溅。

所以,尽管这一季节目“意外”频生:男嘉宾的女同事半路“杀出”告白,嘉宾家庭向女导演“示爱”出现了两次,张红岩却不愿意简单粗暴地用“规则”进行一刀切。比如被架在前台的周莉莉和她的家庭,张红岩希望能通过公平、合理化的处理,将事件引向一个大家都能心平气顺的结果。

“我们认为所有的破坏规则都要有一个强烈的理由,而且这个理由说出来后,在场的人都可以接受——对方的女孩愿意接受,当事家长愿意接受。我们不能替对方去做选择。所以我们考虑了再三,答应了关维峰打电话的请求。”

孟非在台上有过一番对“规则”的表态

无能为力的不平衡

年龄、形象、财富、性格、职业,通向稳定婚姻的道路,说到底是由择偶标准铺就成的。某种意义上,人们都认同,相亲接近于一种市场行为。

相亲的诞生和运转,本身是非常值得研究的社会现象。它集大众的焦虑、欲望、成见于一身,不乏角力与推拉,但它也帮助很多人获得了满意的情感归属,反应出对话平等与真挚的重要性。至于电视相亲,本着服务性和可看性的双重功能,客观上也为大家还原了一个真实而深层次的“相亲角”。

王岩的出现,引发了一圈热搜和讨论。除了展现42岁女性在婚恋市场上的境遇,她对全场父母阐明立场,“我真不觉得,我的年纪没有结婚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她同时也对自己的家人道出心声:“我也很希望爸爸能够看到我结婚生育的一天,但是并不是说所有人都得这样按部就班,一定要结婚,一定要生孩子。”

男方家庭在得知女嘉宾42岁时的反应

而在王岩登场的前一期节目里,43岁男嘉宾韩峰的到来,掀起的却是另一维度的热议。他坚持与前任保持良好关系的情感观,与当前社会占据主流的前任“再见论”显得格格不入,因此也让众多女生家庭如鲠在喉。有意思的是,关于现场大多女生与韩峰存在一轮以上年龄差的情况,无论是女生本人,还是她们的父母,鲜少有人将之视为太大的困扰。

从10年前参与《非诚勿扰》的制作,到率领18人的核心团队,创造出惊艳收视率的《新相亲大会》,身为女性,且在30+年龄结婚生子的张红岩,再清楚不过大龄单身女性在婚恋市场上的“艰难”。其实,在节目组开会讨论时,有年轻同事曾对让王岩登上节目表示异议,对方的提议,是找一个外貌和实际年龄有极大反差的大龄女性,“这样在节目呈现上更有反转效果。”

张红岩领衔的18人团队,把握着什么样的人和故事更应该推给大众

“马上就被我否定了。我特别讨厌这种所谓的反差,为什么有一定年纪的女生,就不能看起来是她该有的年龄?”张红岩认为,让王岩来到这个舞台上说出“我要活出我自己”,使她的择偶需求扩散到更大的传播空间,意义远大于她在这个舞台上牵手某位男嘉宾。一定程度上而言,能够站到台上的这些嘉宾,反映的也是节目组的价值观。样本越多元,体现的是制作者对更包容社会秩序的倡导与追求。

节目展示的“大姐姐”样本,彰显了现代女性的自信风采

把代际相亲再做十年

如今饱受催婚之苦的城市青年们,也许并无法体会一部分父母心中的“怕”和“痛”。徘徊在大大小小公园相亲角里的家长,过年永不缺席的催恋催婚话题,无一不透露出万千中国父母对下一代婚嫁的焦虑。而这些焦虑,与其说是指向婚姻,不如说是指向为子女谋求更安定、不会被耽误的人生。

20多岁未婚时的张红岩,无法理解父母对儿女婚嫁的期盼,但在她步入婚姻、生了孩子以后,她渐渐能读懂父母一辈的由衷期许,因此有了她做《新相亲大会》的契机。子女们讲感觉和缘分,家长们看合适与条件,“带父母一起相亲”的平台,让天秤两端的子女及家长学着摸索两者之间的平衡。这个寻找平衡点的过程,则为双方提供了一个“好好说话”的机会。

现实总是提醒我们抓紧纠正。与家长对接一周的负责导演,经过大量的资料摸底和深层沟通,他们比儿女们知道更多的父母秘辛。而掌握家长与儿女之间的信息不对等,对张红岩来讲是一种太有“痛感”的知情。“台上曾来了一位男嘉宾,他对父母隐瞒了自己闪婚闪离的往事,大家从节目里看到这对家长好像比较淡定,实际上,他们受到的冲击非常非常大。打击不在于儿子有喜不报,而是自责没能给孩子足够的关注,而导致儿子宁愿隐瞒也不告知实情。”

子女的需求对于许多中国父母来说是第一位的,如果说看眼缘、追求共同语言是年轻人的主动选择,那么对孩子另一半是否离异、是否有孩子、是否年龄差距悬殊等等问题表现出的极大宽容,则是家长的主动妥协。婚恋应该有个体自由决定,是《新相亲大会》一直倡导的原则之一,引入父母并非要放大代际差异的矛盾和冲突,而是期望大家能理性看待“父母参与”这件事。

代际沟通不能,是我们常常觉得无可奈何的一件事。其实好多父母要的是一个和子女在一起,做一件事的机会。”对节目受众的调查,让张红岩看到做《新相亲大会》的现实收益:年轻人和中老年观众所占据的比例,几乎是一样的。如此,也令张红岩开始重新估量节目模式的延续价值,“希望能做的时间更长一些,再做一个十年?做到孟爷爷退休!”张红岩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