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进了妻子的嘴里

主演:
内详
备注:
BD高清
类型:
轮理片 动作,悬疑
导演:
内详
年代:
0
地区:
韩国
语言:
韩语
更新:
2019-11-13 22:01
简介:
...详细
最快
观看帮助: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留言给我们,或者点击 报错 反馈。有的播放不了请多刷新几下试试。
相关轮理片
进了妻子的嘴里剧情简介
进了妻子的嘴里影评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从三个方面分别分析由朴赞旭导演的亲切的金子这部电影中存在的符号学与精神分析。这是一部关于复仇的影片,其中牵涉了原罪的概念。正如电影的海报,将复仇杀人者金子做成了无原罪的圣母的形象,体现了生命的一种矛盾。

金子的梦境
可以用梦的解析来解释,弗洛伊德说梦是愿望的满足。金子的梦正代表了她愿望的满足。
狗,本身的形象给人摇尾乞怜的印象,这条狗长着白老师的头,狗的身子,被绑在一个架子上,显然是代表着白老师在金子心中的印象,如同一条狗,是一种替代(displacement)。而狗的叫声也很像白老师后来被绑在凳子上被金子用枪抵着头时发出的叫声,
而事情发生的场景,在一片白色的雪地中,雪白表示纯洁,正如影片中几次提到的吃豆腐以及后面地道的白色的蛋糕,象征的没有罪恶。后来白老师的血溅了一地,其实是代指了,如果杀死白,金子自己的纯洁也被玷污。
而悬崖的场景,是一种焦虑的表现,金子犯的罪是被迫产生的,悬崖是这种绝境的体验。要在悬崖边杀死白,是金子给自己找的借口,她是被逼到了绝境才要杀死他的。环境中的雷声也是一种惩罚的代表,就像白是遭到了上天的惩罚,金子穿着类似于制服的黑色衣服(也是她后来穿的)有一种权威和冷酷的象征。金子认为自己是以一种执行者的身份杀死他。


片中的符号
影片中出现了许多处较明显的符号。

红色的眼影。金子从出狱后一直涂着红色的眼影,直到后来白老师被杀死,她才洗掉了那眼影。红色表示血、仇恨、欲望,是金子自我提醒复仇的重要标记。另一方面,涂上了红色眼影的金子,此时是将自己变成了复仇者的形象,正如某些部落在自己的脸上画上颜色,认为可以在战斗时变成英勇的战士。同时也表现出金子内心并不想让自己沦为一个杀人者,而想将红色眼影的自己与真实的自己分开。

枪和法句经。法轮经藏着韩国女间谍给金子的手枪图纸,法句经本身是关于如何自我解脱的学说。而金子所作的复仇计划,也是一种希望自我解脱的行为。将法句经与手枪联系起来,其实是暗喻了杀戮才可以自我解脱。金子后来在枪上镶嵌上了他特别订制的银的头像,那个头像看起来像是某种女神的头像,金子说任何事情都要做得漂亮。这更加表现了金子内心想让自己成为一个死亡的执行者的潜意识。而女神的另一个隐喻可以被看作原罪的象征,部分基督教神学家认为,人是有原罪和罪性的,原罪的存在将人类和上帝隔绝,使人类终生受苦,不得解脱。

教室。白老师最后被受害儿童的家长们杀死在金子准备的废弃学校里,这个场景显然有着某种寓意。家人坐在学生的桌子上,金子穿着之前提到的黑色制服以权威的身分站在讲台前,形成一种类似上课听书的格局。于是,家人理所当然地对金子的煽动照单全收,竟然连「拿赎金去买游艇」这种低级谎言也没让人怀疑。教室本来是一种纯洁的象征,而家人们却纷纷议论到底是将罪人处决,还是报警,警探的担保促使他们表露了人性的原始凶残。最后一人一刀解决了罪人,而且过程病态地「理性」,甚至考虑到如何处理大量鲜血,他门做人也非常「实际」,杀人分钱,人性的邪恶面更见赤裸。这再一次体现了原罪的概念,正如导演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我在影片里想提出两个问题,一个是‘复仇是正当的吗?’,另一个是‘复仇能让复仇者满足吗?’我个人的结论当然是复仇并非必要,但是人类总有很多像复仇一样的欲望,虽然是没有意义的,但总能让你投入其中,不能自拔。我想讨论人的这种偏执性。”

本片中还有很多别的符号,例如小男孩的玻璃球象征金子罪恶感的来源。金子在监狱里病床上的被单与旁边的女人的被单一白一黑,上面都是心也象征了金子那种看似无罪的形象等等。

金子最后的幻觉。
杀死白教授后,金子在洗手间里洗去了红色的眼影,然后看到了被杀害的宏穆蹲在洗手间里抽烟。这显然是金子的幻觉所致,幻觉是由一个人的潜意识产生的。其中宏穆19岁的样子,其实是金子想象出来的,是多种角色叠加而成的意象因此与金子19岁的年轻情人十分相似,她认为19岁的男孩应该是那样子的抽着烟的。而她本来欣喜的要开口对宏穆说她已经将包老师杀死的好消息,宏穆却忽然变成了19岁的模样,将金子以金子绑白老师的方式绑了起来,然后用怜悯并带有失望的眼神看着她离开了。证明在复仇过后,她并没有真正的「赎罪」,面对她潜意识中的宏穆时,还是一个罪人,没有得到原谅,没有得到精神的解放。她永远都会活在间接害死那个孩子的阴影当中。

电影至此触及了复仇故事的永恒主题——仇恨不会因某人死去而消亡,纵使金子在落幕前一头塞进纯洁白净的蛋糕中,复仇的罪咎感并没有因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