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初恋那件小事

主演:
赖冠霖,赵今麦,柴蔚,王润泽,王博文
备注:
36
类型:
国产电视剧 爱情
导演:
綦小卉
年代:
2019
地区:
大陆
语言:
国语
更新:
2019-11-22 10:02
简介:
内容提要: 平凡善良的大一女生小水刚步入新的大学环境。刚开始不声不响,很少说话的她不太与同学交流,在同学的帮助下,小水敞开心扉,渐渐地与同学们结识变成好朋友。在好友王昕、刘莉莉、袁媛的鼓励下,小水成功地报名了学校的话剧社,结识了优秀的阿亮学长。小水很想多和阿亮学长学习.....详细
最快
永久
观看帮助: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留言给我们,或者点击 报错 反馈。有的播放不了请多刷新几下试试。
相关国产电视剧
初恋那件小事剧情简介
内容提要: 平凡善良的大一女生小水刚步入新的大学环境。刚开始不声不响,很少说话的她不太与同学交流,在同学的帮助下,小水敞开心扉,渐渐地与同学们结识变成好朋友。在好友王昕、刘莉莉、袁媛的鼓励下,小水成功地报名了学校的话剧社,结识了优秀的阿亮学长。小水很想多和阿亮学长学习,向阿亮学长一样优秀。同学们都看到小水在话剧社里的努力练习,虽然期间体验了小插曲,但最后在小水不懈的努力下,拿到第一名的好成绩。小水也变成全校校花级人物。
初恋那件小事影评

扯远了,回到梁又年和淼淼。梁又年再次对淼淼有印象,是在停车处淼淼喊住他,想要还给他雨伞,却不小心掏出来一个娃娃。瞧着小学妹嗫嚅的笨拙样子,梁又年回想起来,居然还在笑,一旁的大超立马觉得有了情况。其实,并非空穴来风。为啥。其实我们最终能喜欢上的人,是那个能治愈我们内心的伤的人。梁又年被迫成长,别人只看到他的优秀帅气光鲜,却不知道他内心住着一个小男孩,那个小男孩喜欢温暖的母亲,喜欢一家人其乐融融,所以他喜欢盖房子,喜欢学建筑,给别人建一座座家,也是给他自己的心里面安一个家。太过强势的女生很难走进他的心里面,参见后来大学时林言想要通过借书做课题等方式刻意接近他,被他忙不迭地找借口拒绝。不太强势的干练女生也走不进他的心,比如方晓越,默默地喜欢他没有表达过,他也就一直把她当成一名普通同学对待,顶多是个经常合作的同学。还有一些因为他的优秀喜欢他的女生都被他无意中pass掉了。梁又年心中的小男孩,喜欢的是一个没有攻击性的温暖女孩,有温度,让他觉得相处起来很舒服没有压力,让他发笑觉得可爱,让他有保护欲。怯生生的淼淼做到了,每次看到她那不知所措的慌乱样子,他都会忍俊不禁,后来就忍不住一次次帮她,再后来就是一次次维护她、保护她。不过到这里,尽管夏淼淼已经把这位优秀的学长当成自己暗恋的对象和学习的榜样,并在每一个上学的早晨偷偷骑车跟着他、模仿他,很遗憾,这时候,梁又年仍然对她印象不深,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对夏淼淼有点上心,是因为听大超说她是开拓的同桌。大雨倾盆,在灯塔碰巧遇到,她那31分的卷子糊了他一脸。夏淼淼,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瞧着31分这个令人窘迫的数字,他也只是说了句下次好好努力。听到夏淼淼说林开拓说的那些打击人的话,梁又年才停下脚步,转而帮助夏淼淼找问题症结。他不希望因为开拓那些不负责任愤世嫉俗的话,让一个女生平白无故地受打击失去了搏击人生的机会。这是他继初次相遇时给她雨伞后第二次帮她,之后帮她会考补习数学,上了大学帮她找建筑学大作业的错误,帮她成了一种习惯。再后来,除了帮助她,连维护她都成了一种习惯。第一次维护她,是淼淼被何欣抓到替林开拓抄作业。后来的后来,大学军训时候替她挨罚做俯卧撑,络腮胡子拍摄电影短片时给她解围等等,她渐渐成了他放在心尖上呵护的人。

仅仅因为淼淼的弱吗?并不是。梁又年和王一超检查同学们做眼保健操,一超与林开拓起了冲突,梁又年为了让林开拓免于受罚,装肚子疼,淼淼心领神会地配合他做戏。这是他第一次对淼淼做出了评价,没想到你看起来胆小,还能做出这么勇敢这么出格的举动啊。对画的评价,是淼淼头一次让学长内心有了触动。大超嘲笑梁又年只画风景,画建筑,从不画人。摄影也只拍静物,从不拍人。为什么呢?一个18岁的少年,正是青春活泼的年纪,内心深处却是被哀伤笼罩着,只是他平时掩饰的很好,但却没有一个发泄的窗口。倾诉在笔端,就是那些亘古不变的静物,死气沉沉的建筑,永远停留在那里的风景,没有人间的悲欢离合,没有生离死别,没有一个让他不敢触碰的痛。可是淼淼的回答,让梁又年心中的那道横亘的墙轰然坍塌。她说想画便画,没有那么多界限不可逾越,没有那么多障碍横亘眼前,也没有那么多伤不可以面对。这想必,是淼淼第一次触摸到学长内心的伤。所以从这以后,能清晰地看到,每次王一超让淼淼窘迫时,学长都是立马“修理”这位大超同学维护媳妇儿。

梁又年并不是那种一板一眼死板教条的优等生,正相反,如果没有母亲的早逝,相信他是一个喜欢逗趣的调皮男生。这点儿在他对淼淼有些了解之初就表现了出来,比如在文具店碰到淼淼买笔,他会逗她说买一支好的笔难道不会做的题目就会做了吗。比如淼淼差点撞上垃圾车,他会脱口打趣你是垃圾吗。比如他和王大超的相处,总是有法子整治这个家伙,明天买饭,或者英语课你上台演讲,要么就是我要关门了,这里是四楼,怎么跳下去你自己看着办。只有对很熟稔亲近的人他才会表现出这一面,而淼淼跟他认识时间不长,他就能用对待大超的语气跟她说话,虽然只有几句,但也说明他内心对这个怯生生小女生的认可程度有多高。毕竟,对着别人他一向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即便对着父亲也是不苟言笑,对着继母和林开拓也更有距离感了。

淼淼嘲笑王大超给娃娃做衣服,梁又年还不忘帮着补刀,瞧着淼淼开怀大笑的样子,他有些着迷,眼睛里面闪着光。在大超嘲笑淼淼牙齿不齐的时候,梁又年第一时间出来维护,还不忘安慰淼淼不要在意那些话。温柔是学长的本色,但如此在意淼淼的感受,就已经是不一般了。

在学长的补习下,淼淼数学进步飞快,通过了会考,俩人也渐渐熟稔起来。淼淼确定了自己的目标,海大服装设计,而学长也准备去海大建筑,俩人不约而同。淼淼没有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失去自我,而是有自己的人生目标和理想,看着这样有追求的淼淼,是学长欣赏的理由吧。篮球赛场上,淼淼不敢喊学长的名字,只敢喊学长加油,被何欣鄙视了一番,场上都是学长,不会有人知道喊的究竟是哪个。可是淼淼却能看到学长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这就是俩人之间的小默契。梁又年为了保护林开拓,擦伤了胳膊。赛后,他买了一堆棒冰请队友吃,自己一个人用棒冰敷伤口处。就像过去的无数次,在没有母亲的日子里,在无人真正关怀的日子里,他只能一个人默默地舔舐伤口,一个人默默地疗伤,因为习惯了不喊疼,却忘了自己也会痛。可是淼淼出现了,急匆匆地从家里面拿了一大包药,紧张地责备他,能不能每次在想着别人之前先照顾好自己,头一次在他面前不是怯生生的样子,头一次在他面前口齿伶俐说话流利,虽然是责备的话,却包含着满满的关心和真心。虽然下一秒反应过来的淼淼立马恢复了举止无措的困窘样子,但学长心里面还是暖洋洋的。她懂他,懂他那些宁肯委屈自己照顾别人的善意,也懂得他独自撑过伤痛的孤寂落寞,她给他送药敷药疗伤,也真真实实触摸到了梁又年内心深处的伤。也许就是从这时起,淼淼叩开了学长的心门,住了进来。当然,在淼淼这种关怀下,心情大好十分轻松的学长又露出了他那搞怪逗趣的一面,拿出乌鸡白凤丸取笑一番,给棒冰又不给吃的样子像极了一个恶作剧的小男孩。也许淼淼让他太有安全感了,他才在她面前这么放松这么自在这么舒服吧。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同样受了伤的林开拓被梁父和自己的母亲包围着按摩上药。反观梁又年,一个受了伤也不说什么的孩子无人问津。只不过这一次,他不会觉得孤单,因为有一份温暖悄悄住进了心里。后来的后来,上大学收拾行李时,他把那包淼淼给的药放进了行李箱。再后来,他画建筑系大作业遇到困境时,他又拿出那包药,找到了头疼贴。他后来跟淼淼说,是顺手把那包药放进了行李箱,偶然看到了那包药翻出了头疼贴提神醒脑。其实我觉得并不是这样。上大学时,他把淼淼给的温暖用这种形式带着走,当他见不到淼淼的时候,当他在课业上遇到想要翻越的障碍时,他用这种方式来给自己力量。因为这是内心那个小男孩最渴望的。

高考时,淼淼特地早起为他做了早餐,在他猜测这是特地为自己做的的时候,淼淼矢口否认,他忍俊不禁。高考明明是理科状元,他却按照自己的心意填了海大建筑系的志愿,惹得梁父勃然大怒。对于这位表面开明实则专制自私的父亲,梁又年从来都是保持距离,恭谨有加,唯一的这次,说出的重话也不过只有一句,原来你还记得我妈啊。一句淡淡的话语,饱含了无数的心酸与失望,今天是母亲的生日,却只有我一个人在心里面缅怀。你这个做丈夫的,只顾得新人笑,把昔日的发妻早已抛诸脑后。那些失落的伤痛,一个人坐在灯塔,像是给心房上了重重的锁。所以他特别喜欢画灯塔,照亮别人,封锁了自己。可是淼淼来了,静静地走了进来,他那密密麻麻的心事有了出口,可以静静地说给淼淼听。他静静地说着,就像是在说旁人的故事,很平静,语调也很平淡,那么多密密麻麻的伤,数都数不清,习惯了都不记得痛了。身边的淼淼泪流满面,他才惊讶到,我还没哭,你怎么哭了。其实他的心底眼角都是泪,只是他习惯了掩藏,习惯了不说,习惯了自我消化,也忘了怎么哭泣。淼淼又慌忙说我不哭我忍住我会马上忍住的。学长轻轻地笑了一下,心里是满满的温暖。淼淼在替他心里的小男孩哭泣,那个落寞孤单的小男孩。淼淼已经成了他心底里最特别的存在。

颜料事件本来是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情,可是学长对淼淼的宠溺一点点地溢了出来。高考结束了,暑假很漫长,梁又年在画室待的时间越来越多,帮淼淼挤颜料,却不小心弄断,非要再给她买一盒。在文具店偷看淼淼的学长笑得很温柔,温柔地快拧出水来。买了最贵的颜料,特地一大早等在美术等级考试考场的门口,远远地看到夏淼淼,学长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淼淼的妈妈都不来送考,学长却来了。这个略显笨拙却温暖的女孩一出现,总能让学长笑容满面。她絮絮叨叨的抱怨都让他觉得可爱至极。

先写到这里吧,有时间再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