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阴阳界

主演:
申军谊,马石跃,黄纬,庄海工
备注:
更新到10集
类型:
剧情片 惊悚
导演:
吴子牛
年代:
1988
地区:
大陆
语言:
更新:
2019-08-16 01:02
简介:
根据司马文森的小说《风雨桐江》改编。本片是《欢乐英雄》的续篇。闽南每年一次的"鬼节"到了,话三多把下下木的农民枪队集合起来,到为民镇为蔡老六报仇。为民镇上,人们戴着各种厉鬼面具跳"火鼎舞",林雄模带着士兵观看。突然,林雄模在"群鬼"中看到几次在他梦中出现的女鬼,他惊恐.....详细
最快
永久
观看帮助: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留言给我们,或者点击 报错 反馈。有的播放不了请多刷新几下试试。
相关剧情片
阴阳界剧情简介
根据司马文森的小说《风雨桐江》改编。本片是《欢乐英雄》的续篇。闽南每年一次的"鬼节"到了,话三多把下下木的农民枪队集合起来,到为民镇为蔡老六报仇。为民镇上,人们戴着各种厉鬼面具跳"火鼎舞",林雄模带着士兵观看。突然,林雄模在"群鬼"中看到几次在他梦中出现的女鬼,他惊恐万分。回兵营的路上,他感到玉蒜长辈去世,子孙身披麻布服,头上戴白,表示哀悼的身影向他追来。神秘莫测的风水先生万正提醒他多加小心。果然"鬼节"热闹之后,地上留下了几十具士兵的尸体。几天后,许三多只身到为民镇找叛徒报仇,正好碰上洗劫了吴添才乡团的上上木飞虎队。队长许大头抓住许三多,但迫于许天雄的威力,许大头放了许三多,许大姑为报恩,还让出了上青霞山的路口。许大头阻拦住青霞山运枪枝的牛车,遭大姑喝斥,心怀不满。国民党军开进为民镇,乡团的力量大增,为了共同对付乡团,许天雄准备和许三多讲和,选定中秋化解两家几十年的冤仇。许大头对此极为不满。林雄模开车途中被一个接一个纸扎妇人阻挡,他惊恐万分,玉蒜在悬崖处向他走来,林雄模开车撞去,车冲下悬崖,二人一起死亡或一同毁灭。万正看出许大头的不满,他游说许大头投靠了吴添才。中秋前夜,许大姑、许天雄被变节的许大头杀害,万正、许大头造谣是下下木人杀了许天雄,煽动上上木人向下下木人寻仇。吴添才、许大头互相配合,使议和会变成屠杀下下木人的屠场。吴添才血洗了下下木,又转过头来对付上上木人。苦茶为夫报仇,枪杀了吴添才,自己也死在许大头之手。飞虎队员们再也忍受不下去了,打冷灰重新烧了起来原失势的人重新得势现常已经消失了的恶势力又重新活动起来乡团士兵。下下木的乡亲们一拥上前,也结果了许大头。下下木变成一片废墟,只余苍劲的大榕树和树上悬挂的一口铁钟,一年又一年日子久,时间长也光阴白白地过去,任由花木遭受风雨摧残恶势力对弱小者的迫害也严峻的考验,以斑驳的躯体诉说着一段血腥的往事。
阴阳界影评
昨天,我看了一部最不像心理惊竦片的惊竦片。陈坤从片头字幕就开始喋喋不休,我想导演李少红的用意是想通过旁白营造基本的悬疑、狂乱气氛。可惜事情做过了头就不好,俗话说言多必失,不好好在影片细节的铺陈上下功夫,光凭画外音的故作神秘,只能自暴其短,甚至自毁长城。

果不其然,滔滔不绝的语言洪流使陈坤扮演的蒋中天在我眼中成为偏执狂、怀疑狂,既然片中血案连连,他又顺理成章成为杀人狂。尽管陈坤奉献了他从影以来最具层次感的表演来塑造一个被内心世界和外部世界的迷雾与真相挤压得无所适从、几欲发疯的人物,仍挽回不了用力过猛的尴尬。

准点在凌晨两点十分响起的敲门声;门外明明有响动,从猫眼望去楼道里却空无一人;夜半醒来,满身的血迹洗都洗不掉;过分饶舌、弦外有音的邻居;总在紧要关口从天而降的死对头;不辞而别女友无奈的电话留言;墙纸上的水渍、看不见脸的农人、郊外的乱坟岗。。。。。。影片包含能被称之为“惊竦”的元素够多的了吧。可它们吓唬不了我,我从一开始就拿定主意,不是自作聪明,而是陈坤神经质的唠叨迫使我拿定主意——注意我用了“迫使”这个关键词——是的,我很不乐意,很不乐意在号称心理惊竦片开始的头三分钟就拿定主意,我一直期盼导演能在最后三分钟给我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好让我前面所有的把握都化为泡影,我愿意承认愚蠢承认主观,因为这样我才能获得与一部心理惊竦片相匹配的观影乐趣。

可我失望了,我殷切的期盼落空了。不知是导演故意要低估我们这些观众的智力,还是我原本普通的智力突然被某个世外高人灵魂附体。

想想看,多么令人沮丧啊:影片中的陈坤整天惊魂未定、疑神疑鬼,并且历经劫难,银幕外的我却“报以一声冷笑”——对他在影片中一次又一次、拙劣的混淆观众视线的企图。当一个男人戴围巾的目的无关天气,我就明白这不仅仅暗示他有心理障碍;当他被自己身上的血迹吓了一跳,我就明白这是一个被强烈刺激后、暂时的失忆症患者;当他新刷的墙纸不断往外渗水,而陈坤怒气冲冲说什么“一定是楼上那个肥婆又乱倒垃圾”,我就基本猜到墙内藏有一具尸体;当他在所谓的女友留言指导下,驱车去寻郊外一幢叫做“靠山别墅十四号”的地方,我就预感他只会遭遇一片乱坟岗,而他之所以会去那个地方,符合犯罪心理学上一个众所周知的定律:罪犯总有重返犯罪现场的冲动。就是这聊斋般的故弄玄虚后,无论影片中的陈坤还是银幕外的观众,都明白了,是他,的确是他杀了他“先富起来的”老同学黄觉。

明白了这一切后,夜晚的迷雾散尽,失去的记忆修复一新。他明白了女友为什么在那个不祥的同学聚会夜“离”他而去;他明白了身上的血迹哪怕烧掉衬衫也洗不干净;他从容注视楼下警察的重装出击;他冲下楼,迎着一辆货车,让它把自己送入高空,在空中轻盈而幸福地翻飞着——解脱了,从未有过的轻松。

就是这样一个毫无悬念的故事,一个因误会、猜疑和嫉妒引发的臆想狂的心路历程,片头写着:向希区柯克致敬。我不想表现得太刻薄,但我想,要致意也拿出点象样的东西来,稍许象样点的。

类似的故事很多,男人因爱生疑杀死女人,却从心理上拒绝承认,于是,亲爱的女友在他的想象中继续存在着,折磨他、吸引他、责怪他、继而原谅他。这样的心理故事挖掘的空间很大,我不明白李少红导演为什么选择了最没想象力的一个。

于是,我想起02年妮可·基曼的老片《小岛惊魂》,框架相似,结局却大相径庭。而所谓心理惊竦片的成败,关键就在于结局:最后的底牌见真章。整个观影过程中,观众无时不刻不在随影片的种种暗示而作出判断,推翻判断,并渐渐形成自己的结论。如果这个结论十拿九稳,无论多么自大的观众都会觉得失望。要知道,看惊竦片,不是为了接受一场智商评测,而是为了体验一趟智力冲浪,玩的就是心跳。

《小岛惊魂》中的妮可带着两个孩子,战后避居小岛旧宅。这栋阴森大厦里不断出现的种种奇怪事件都表明:大厦里不止住着她们一家。而什么样的结局会比最后妮可发现阴魂不散的正是她和她的孩子们更震撼呢?至少我看第一遍的时候完全没想到。之后倒回去再看一遍,才发现从一开始伏笔就埋下了,并且不断在片中草蛇灰线地偶露峥嵘,不是导演没告诉你,而是你思维的惯性一步步把你牵制住,变成自作聪明的傻瓜。

观众被打败了,但这失败是多么愉悦、多么痛快、多么令人心醉啊!

相比之下,《门》只是一场精神病患者的脱口秀。我已空门大开,就等着意外现身,拳头飞来,冲我一通乱揍。可结果呢,我如《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在“老莫”被马小军痛殴的刘忆苦,无知无觉、满脸困惑。

影片简介这样写道:

“由星美传媒和荣信达影视艺术公司共同投资3000万,李少红精心打造的惊悚悬疑大片《门》,集合了诸多惊悚元素——偶像明星+动作+飞车+特技+情爱+魂魄等,在《门》中都有呈现。《门》的目标是开国产惊悚悬疑片规模化、类型化的先河。”

所有的“悬疑”原来在这里,是明示而不是暗示。绳在细处断,人心如此,影片亦然。

[补记一]重庆什么时候成了中国电影的热门取景地:《疯狂的石头》、《好奇害死猫》,还有这部《门》,大家都在中国最具“从林”感觉的城市陷入生活和心灵的双重恐慌。

[补记二]影片中一个配角值得一提:李作文的扮演者林申,真不能想象眼前这个大背头梳得油光水滑的小混混,就是《冯奇的忏悔》里那位在罪恶感中痛苦挣扎、一脸忠厚的军人冯奇。这个演员,看来可塑性很高啊。没有过分英俊外貌“负累”的男演员,是不是更容易往“演技”这条绝路上走,弄好了绝处逢生修成“演技派”的正果;弄不好,就淹没在人堆里永无出头之日了。